主页 > 最新资讯 >
你觉得最好吃的下酒菜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30 05:33 | 信息来源:万赢体育

  基本如题,加一点点注。 可以有一定数量的参数,比如酒的类型,度数,国别,味道。 季节, 喝酒人数,性别,关系 喝酒地点, 下酒菜的制作方式(现成,简单制作,复杂制作) 各种食材的搭配(这才是我最在意的。) 再加一点点解释吧,提这个问题的原因在于自己不是个酒徒,偶尔喝一点点,基本不醉,觉得在酒精作用之下味蕾变得似乎更敏感一些,往往会觉得喝酒就是为了吃菜,越发觉得自己的下酒菜无论在数量、质量和搭配方面不尽…

  不能穿高跟鞋小裙子,气质不搭配,烟气大,吃完了身上的味道好几天散不掉。

  要穿大T恤大裤衩子,脚上一双人字拖,头发挽成髻,拉着男朋友的手,走啊!吃烧烤!

  素的,干豆腐菜卷竟也能烤的流油,千页豆腐的口感不亚于一块儿肉,茄子韭菜金针菇,那也必须上桌,一色的孜然芝麻辣椒粉,就一个字,香。

  趁着串儿烤着的功夫,偷偷溜到别的摊位上,买了一份儿凉皮儿。老板大菜刀麻利的拿起一张皮子,铛铛铛切好,麻酱蒜泥辣油,黄瓜丝面筋块儿,啧啧啧,这小生活,神仙了!

  串儿们带着吱吱的声音放到我们面前的不锈钢盘子上,一口气撸它三串!再来三大口冰啤酒!

  肉香入口入胃,杀出一条油光锃亮的路,啤酒跟在后面,刷的一下子,甭管多大的暑气,立刻就消下去一大半,凉气嗖嗖的往上窜,拔的脑瓜子生疼!

  平时两个人之间的小矛盾,关于未来的小憧憬,推杯换盏之间,全都唠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地!

  我有个几面之缘的朋友,叫紫微。对,不是《还珠格格》里的紫薇,是星相里“斗数之王”“帝王君相”的紫微星的那个紫微。

  我是个闷骚的人,所以我喜欢和同样闷骚的人眉来眼去的说一些旁人不太懂的闷骚笑话。紫微恰恰是这么个主儿,虽然见面没几次,但每次都能胡侃上几句别人听起来莫名其妙的逗乐话。一方面,这来自于他彬彬有礼的性格,另一方面,因为他是个男生——我当然不可能与一个女生随便眉来眼去的!

  几年前因为一些小合作,紫微惦念着我们,于是,有一天我们收到了来自他的家乡——自贡的冷吃兔!

  我珍爱地捧着抽了真空的保鲜袋,不禁想,是怎样善良可爱的妈妈,才能为自己儿子的朋友专程做这些家乡的美食,还要抽了真空嘱咐他的儿子送到对方手中呢。

  我盯着真空袋里数不清的红辣椒,第一次没有产生惧意。因为,口水已经咽下去之后,又在嘴里返了个场了。

  我招呼苏老师,只见她在保鲜袋上小心翼翼地剪开一个不太大的口子,挤出小半碗,然后灵巧地将袋子的小口正反两折,用一个小夹子轻轻捏好,小心地立在冰箱里存放。

  苏老师满嘴流红油,也不说话,用筷子轻巧地在碗里拨弄开辣椒,挑出一小块肉递到我面前。我吧唧一口擒到嘴里——热辣的感觉突然在口腔里爆炸开来,微微的酥麻偷渡到了后槽牙,一使劲,感到兔肉里仿佛藏着一枚红油爆珠,射满了舌头。

  为了不让滚烫的口水淌出来,我和苏老师闭嘴呲牙,大眼瞪小眼的倒吸着空气——虽然,我们知道自己的口水怎么可能滚烫呢!

  这时候,才发现还没仔细观察过这碗绝味小菜呢。我闷下一大口啤酒,酒精杀口的感觉让麻辣的快感变得淡了一些。

  我捡起筷子,捏起一颗红油油的辣椒——哼,你这个泼辣的小东西——我心里莫名其妙地嗔怪道,这是什么品种辣椒啊,二荆条?朝天椒?

  和辣椒一起躺在碗里的,自然就剩下被切成一小颗一小颗的兔丁了。我瞬间想到了那句“到我碗里来”的经典广告语,可要是这里的兔肉这么对我说出来,我就没有见到M巧克力豆那么屁颠屁颠的了。

  我仔细观察着碗里如同裹了火红色琥珀的一粒粒兔丁,以此掩饰自己嘴巴被麻辣霸占的尴尬。

  紧实香嫩的兔肉,没有丝毫纤维翻起的杂乱,大部分肉粒都颗颗独立,静静地散发着诱人的暗金黄色,有一些则与暗灰色的骨头附着在一起,乍看上去,好像一做有待开采的金矿山,熠熠生辉的金矿石在灯光的照射下令人有一点眩晕。

  你用筷尖翻弄时,碗底一层红油被带起,顺着肉和骨的沟壑蜿蜒缓流,红的发亮,辣眼睛。

  在我印象里香喷喷的芝麻,在此时被辣椒和兔丁对比得有些落寂。它们要么藏在碗底的红油里,默默地随筷子的翻动打着旋,要么攀附这兔丁希望受到同等的重视。有一部分,则运气不好,散落在碗沿上,不上不下的尴尬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而另外一些,却躲藏在破损的辣椒里,仿佛以为这样就可以伪装自己,不被吃掉。

  苏老师抿一口碳酸饮料,红嘟嘟的脸蛋这时候已经消退成粉扑扑的,她眼冒精光地告诉我:碳酸饮料配冷吃兔,将会在她的菜单里升至前十。

  我不屑地撇撇嘴,同样抿一口啤酒,精准地将一颗兔丁扔到嘴里,边装作肆无忌惮的大嚼,边囫囵着回话:在我的下酒菜里,直接升至第二!

  一番你来我往的“豪言壮语”,伴着碳酸饮料和啤酒里那欢快的起泡声,我俩快乐地吃完了面前的半碗冷吃兔。

  我此时气喘如牛,四脖子汗流,努力用已经麻木得淌口水的嘴唇快速挤出几个字:来点儿,来点儿,来点儿……

  网友们在“炒花生米”阶段为我打出了“小学优质作文”的评价,这让我在一段时间内都不知道该不该用这样的写作手法写其他的下酒菜。

  这个问题对于吃货们来说,可能真的是一个忍不住都要进来看看的,心里有点好吃的都想说出来的,自己只要会做就想分享给大家的,好题目。

  小时候读《水浒》,里面的好汉们动不动就来一坛酒,来几斤牛肉,豪吃豪饮。所以,98版电视剧里看到丁海峰老师饰演的武松在景阳冈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情景,当时馋得我一个劲儿要求我爸明天炖酱牛肉吃

  长大了几岁看《红楼》,印象最深的反而不是那些花里胡哨的豪华大菜。反而是夏金桂“将肉赏人吃,只单以油炸焦骨头下酒”,看得让我流口水。

  到后来看《射雕》,看到黄蓉为了郭靖,给洪七公做叫花鸡当下酒菜那段,那对于偷偷蒙在被窝里看小说的我简直就是美味的惩罚。

  要是有一种小菜,能够适用于不同饭局和酒桌的,常被人点单消费的,以及大小餐馆都常备,普通百姓都能做的下酒菜,我想,那大概就是最无敌的。

  记得姥姥家住平房的时候,每到入秋,舅舅们就会帮着在客厅支起铁炉和烟筒。这个组装炉子和烟筒的活儿虽然不费劲,但是到底还是要家里的男人们去完成,大家才会觉得踏实。

  于是,姥姥一般都是在那一天早上,用清水冲洗一大碗生花生米,然后在小炕桌上摆好一个簸箩,对着上午晒进来的阳光,把洗好的花生米均匀的铺开,晒掉一部分水汽。

  等到炉子装好了,也基本上到了晌午,姥姥就点火架锅,准备开始炒花生米给姥爷和舅舅们下酒了。

  我和弟弟一般这种时候会偷偷去后洞(北方背阴面的小房间,类似于储藏室),找到盛花生米的麻袋,抓几颗溜出来。趁大人们忙前忙后的空档,把花生米放在宽大的炉盘边,烤着吃。

  等到姥姥开始炒花生米了,家里的大人们就聊天的聊天,忙活的忙活,小小的房间一瞬间就变的更热闹了。

  那时候的印象里,姥姥家用的铁锅很大,有多大呢,可能四五岁时候的我,可以蜷在里面睡觉。

  只见姥姥先用火钩将炉箅子挑一挑,再往里面加一小铲煤核,这是为了让火不要太大。锅里倒油,铲子在锅外甩几下,用手一抹确定没有沾上水,待油一有了温度,马上就将备好的花生米下了锅。

  花生米们就像泡澡的老大爷一样,一起进了油里,就会发出“唔……”的一阵闷哼,好像表示温度正合适。

  姥姥这时候就开始顺着一个方向翻炒一轮,好让所有的花生米都沾上油。这跟饭馆里的油炸花生米又不一样,入锅用的油其实非常少。

  一番翻炒之后,姥姥直起腰歇一口气,顺手屡一下因为注意力太集中,从额头散下来的银丝,叉腰听听锅里的动静,然后继续翻炒起来。

  这时候的花生米们,已经不再像是泡澡的老大爷那般惬意和温吞了,有的似乎开始嫌温度太烫而“滋啦滋啦”地嚷嚷起来,不一会,所有花生米都开始嚷嚷起来,似乎在抗议姥姥一直翻动的铁铲,打搅了他们惬意的泡澡时光。

  不一会,就会有第一个大声抗议的花生米,大叫一声“噼啪!”姥姥一听到它的抗议,表情就会变得严肃起来,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花生米们因为有人带了头,所以开始此起彼伏的大叫着“噼啪”来抗议。

  锅面也开始微微飘起似雾似烟的气体,于是姥姥麻利的一手掀起锅边,一手将火钩子卡在锅和炉圈中间,让它们露出一条火红火红的缝隙,以此,来控制火候。每到这个时候,全家人都会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情不自禁地吸吸鼻子,因为,花生米的香气已经开始扑鼻了。

  姥姥继续快速翻炒几下,然后把锅从炉子上端到地上,哗哗地大炒几下花生米们,仿佛是警告它们要安静。然后,一回身手里的铲子已经变成了挑着炉盖的火钩子,顺手把炉子盖好盖子。再转身,锅里的花生米们已经从起初的粉嫩,变成了油花花的红色。

  姥姥满意地点一下头,借着铁锅的余温继续翻炒几下。等到所有的花生米们都安静下来不再吵闹了,就拿过两个大搪瓷碗,把花生米们分两份盛进去。这时候,姥爷正好进了小院回来,舅舅们已经开始找酒了。

  我和弟弟从这时候开始,就会一刻不停地盯着两碗炒花生米,它们依然心有不甘地在滋啦滋啦的窃窃私语,好像正在商量着怎么逃跑的秘密计划。偶尔一两个脾气大的,“噼啪”一声就会引得我们走过来看看。

  然后就是耐心的等待,一会儿看我妈用筷子翻一翻,一会儿看大姨捏一小撮盐粒撒上去,一会儿看大舅悄悄过来先偷吃两颗。我和弟弟也学着大舅的样子偷尝一颗,于是,还没晾凉变脆的花生米把我们三个人烫的龇牙咧嘴,只好跑开去玩别的。

  这时,我和弟弟又想起花生米来,才发现大人们都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看到我和弟弟在看他们,就放缓或者停止咀嚼偷吃炒花生米的嘴巴。我和弟弟就大呼上当,具体上了什么当也说不清楚。

  我和弟弟忙不迭帮大人搬板凳,然后等姥爷和舅舅们都坐在了桌子旁,就迫不及待地夹起筷子,放一粒花生米在嘴里大嚼。有时候,我们有饮料喝,还会学大人的样子,先吃一粒花生米,然后端起饮料抿一口,“滋溜——啊!”那感觉,比考了双百还高兴。

  长大了以后,去过一些其他城市,每到一个地方,逢酒局几乎必有炒花生米,不同的地域又称作油炸花生米。

  以及,在成都上大学的时候,宿舍几人百无聊赖地集体逛超市,不知道晚饭该吃啥。于是,五个北方大汉一人买了一只烤鸭两瓶啤酒,准备晚上回宿舍豪饮。

  然后,临结账时,大家又一拍脑瓜,指派一人返回头去拿了包油炸花生米。没有人问为什么,但大家就是这么无声地直接一致同意了……

  没想到突然今天就过了百赞,赶忙从床上爬起来一一回复大家的评论。谢谢各位!

  文中开头的“几两牛肉”已经改为“几斤牛肉”,多谢几位朋友的提醒,九二在此谢过!

  “五个北方大汉一人买了一只烤鸭两瓶啤酒,准备晚上回宿舍豪饮”是当时的事情,因为上大学时,我们对喝酒这件事其实比较认怂。但又禁不住有时候自我膨胀,所以当时就觉得,一手抱着一整只烤鸭,一手吹酒,已经很豪了……让各位见笑啦嘿嘿

  看到了@弈雪精灵给出了公子的一段同样描写炒花生的描写。其实,在这个问题下就有公子的回答。我确实在写的过程中,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公子的这段文字(我在寻找灵感的时候已经看过),拟人的手法也是受了他的启发。当时,写的过程中,内心还有一点点迷弟想赶超偶像的小冲动。

  再谢一次大家的认可,认真去写,收获赞同,真的挺激动的。我会写更多好玩有趣的小文。

  看到大家在说,好像小学生课文。是的,当时真的是抱着这样的童心感觉去写的。也算是我在追求将一事一物一人努力描写隽永的擅长手法之一吧。

  说能够给孩子当教辅、入选课本的各位,我有些惶恐又有些喜悦,怎么说呢,我只是一时兴起写成此文,但愿真能对孩子们有帮助。至于入选课本,若真有那天的荣幸降临,我先谢谢借大家吉言罢。(不过,我也清楚大家只是在善意鼓励我,放心,我是不会飘的!认线 第三次修改)

  十多年前还在上学的时候,学校对面胡同有好几个专门针对学生卖东西的小卖部,因为竞争激烈东西卖的便宜,很多附近居民也过来买东西,所以品类还都挺全。

  有一段时间总能看一个衣服邋遢到极点的本地大叔,他时常出没在附近,捡点废品什么的,晚上的时候他就睡在街角的凉亭里。但是每次看到他都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酒气。有一次我进商店买东西,看到他在我前面付款,他掏出一把硬币,买了一袋酒,就是那种类似牛奶易乐包的袋装白酒。

  但是他没有买下酒菜什么的,交完钱就出去了,店主是个朝鲜族大妈,唉声叹气的自言自语说:喝酒害人呀!

  我出了门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他,他铺了一张报纸在水泥地上,拿出那袋白酒,从怀里掏出一个杯子放在地上,把白酒挤到杯里,然后又把袋里挤不出来的白酒吸干,反复吸到确定没有白酒剩下的时候,把袋放到一边。

  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根铁钉放在嘴里嘬了一下,然后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发出喝完白酒特有的表情,然后又吸了一口铁钉后,靠在墙上一脸满足感,看着街上的行人,脸上露着微笑,好像街上的风景就是他的下酒菜,然后端起酒杯轻轻的嘬一口酒,吸一下铁钉,然后再心满意足靠在墙上。

  我站了很久,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对喝酒产生如此大的恐惧感,这种心里阴影一直持续到今天,那就是内心深处认为是喝酒造成他的一切,也是一个农家孩子对于贫穷深深的恐惧。从那以后我对白酒很长时间都是敬而远之。

  我忘了后来发生什么了,什么时候走开的,但是那天的画面一直记得。后来有看到几次酗酒而又没钱的人吸铁钉,听老酒鬼说,吸铁钉是为了减少白酒在口腔里的烧灼感,吸铁钉会有凉凉的感觉,所以喝一口酒吸一口铁钉。这可能就是没钱时候最好的下酒菜了。

  我至今念念不忘但始终无法重现的就是小时候我奶奶给我爷爷做的炖鱼以及副产品,鱼冻儿。

  鲢鱼,也可能是鲫鱼,反正是那种特别便宜很多刺儿的鱼,比巴掌大点有限。油锅把姜葱蒜爆香,下鱼两条,略煎翻面,再加一勺二锅头烹开,等酒挥发一半再加酱油,不是生抽老抽,就是小时候北京副食店里打的散装酱油,一时间满屋飘香,最后加入一碗开水,炖上20分钟,几乎不收汁儿,加点红梅味精出锅。

  两条小鱼,一家子五六口人吃,结果还会剩下一多半,为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将会是爷爷之后三五天的下酒菜。

  吃剩的鱼,奶奶会放回到厨房的柜橱里,那时候还没有家用电冰箱这种东西。厨房没有暖气管道,剩鱼一晚上就会结成鱼冻。第二天中午,爷爷肯定会美滋滋地把65度的红星二锅头拿出来,倒上二两,一点点的夹那个鱼冻配酒,看他的表情,享受至极。我至今想起来历历在目,其实爷爷去世已经十五年了。

  你可能想问,你当年一个小屁孩又不喝酒,你怎么知道那鱼冻儿是什么味儿?我虽然不喝酒,但是看爷爷吃的陶醉,也会嘴馋,爷爷疼我,教我用鱼冻儿摆在热腾腾的白米饭上,那美味,无法用语言形容。。。

  现在有时候,我爸会把一些好吃的分给我儿子,然后一脸宠溺的看着那小子吃完。他脸上的那副表情,真的和我爷爷当年一模一样。

  爷爷爱喝一点酒,特别是晚饭,喜欢倒上一点打回来的高粱酒或者老白干,一两或者二两,高兴的时候就再多喝一两,坐在电视机前, 慢慢的喝掉。但是奶奶经常骂他:喝多了酒,小心老糊涂。

  说是这么说,可是奶奶还是会给爷爷准备下酒菜。奶奶的花生米是炸的很好的,干酥香脆,不油不腻,先用八角爆香了油,再把花生米一气倒进锅内,不停地翻炒,铁锅发出动人的扑扑响声,然后就关小火,让每一颗花生米都浸了油香,最后撒一把粗盐,起锅放在瓷罐子里,可以让爷爷吃上好久。

  有时候奶奶还会炸鱼块儿,一整条肥美的青鱼买回来,切成豪爽的大块,用盐巴和白酒糟上好几天,腌的鱼块发出一种淡淡的粉红色,煞是诱人。等要炸了,用鸡蛋和了面粉挂上浆子,用热热的油炸的鱼块外酥里嫩,一块块金黄的摆在那里,等要吃了,用蒜头和酱油做一个浇汁热腾腾的淋上去,用来下酒,爷爷总是会喝的摇头晃脑。

  还有爆鸡丁,奶奶也是做的很好的。选一块鸡脯肉,切成小丁,再配上撕得碎碎的陈皮、花椒、丁香、小茴香和干辣椒。奶奶会不厌其烦的配好所有的配料,开火把一点点油烧热,连肉带料一起下锅干煸,让那些香料的滋味足足的渗进肉里。吃一口鸡丁,配一口老酒,爷爷说这是皇帝享受。

  偶尔爷爷晚上睡不着,也会爬起来想喝上一小盅,他央求奶奶给他整一点下酒小菜,奶奶一边抱怨,一边还是会卷起袖子进厨房。奶奶炒的一手好鸡蛋,她一般打三只鸡蛋,用筷子抽的鸡蛋液松散发泡,加一点点盐,倒进一点点白醋,这样鸡蛋炒起来就会更松软可口。然后去阳台上拔几颗自己种的小葱,切成葱花倒进蛋液里搅匀了。爷爷喜滋滋的看着奶奶架上锅,倒上足足的油,蛋液倒进去发出嗤的一声,听得人更是喜悦。三下五除二,一盘子炒鸡蛋就端上来了。爷爷坐在餐桌前,吃一口菜,喝一口酒,看一眼奶奶,我站在一旁瞅着,觉得这个老头可真是快乐极了。

  我问奶奶,老是不让爷爷喝酒,干嘛还要给他备下酒菜。奶奶一边给爷爷钩着冬天要穿的毛线裤,一边淡淡的说,可能是上辈子我欠他的吧。

  说完奶奶抬起头,也就笑了起来。那边的卧室里,爷爷还在嚷:我昨晚喝了酒没有打呼,你不要诬赖我哦!

  那年在大连到北京的k字头火车上,站票且没带零食的我蜷缩在车厢接缝的角落里,看着旁边的大叔掏出一瓶白酒,两根散装红肠,自得其乐地吃喝,

  每每从大学回来,从来都是包都不放就先去老爷子家报道。要走了回学校,最后一顿也必须是在老爷子家吃的。东西不多,翻来覆去的老三样:一碗红烧肉,一碗鲫鱼汤,一份炒春盘(老爷子是江苏人,我从小只知道这个叫春盘,大概是蛋皮木耳粉皮还有一些其他的杂蔬炒作一旁的那种合菜)。也不用管那些甚多礼数,一碗白米饭下肚,吃了个3,4分饱。这时便有一盘恭候多时的白切羊肉上桌了,喝的酒夜从无固定。有配过红酒,也有试过米酒,但貌似还是家中的荞麦酒和杨梅酒次数居多。

  老爷子是并不喝酒的,只会笑盈盈的坐在一旁看着我,劝我多喝些,喝的慢些,多吃几口菜。时不时怪着我没照顾好自己,又瘦了等等。这时我就只能“落荒而逃”,猛喝一口掩饰尴尬。

  现在一看到这个题目我就想起了白切羊肉,好像这在我大脑中就是公式定理一样的存在。

  今年回家我依然是包也没放就去老爷子那儿报道。给老爷子默默上了三只香,然后入座吃饭。依旧的吃着老三样,一碗白米饭下肚之后依然又是一盘白切羊肉配上荞麦酒。然后静静的听着老奶奶在我耳边念叨。

  “前两天你舅舅从老家过来,快上车了突然想起来老爷子说过你最爱吃白切羊肉,就又急急赶去羊肉档是买了些回来。以前啊,你每次都说吃不够,这次特意多买了些,慢慢吃吧。多吃点,老爷子看着你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他在天上也会很开心的。”

  老爷子年岁大了,做菜老是把控不好调味料了,说了他也不听。其他菜还愿意让我代劳一二,偏偏这白切羊肉从来只愿自己动手,美其名曰独家秘制,我功力不够还要再学学。

  --------------------------------------------

  发乎于情,又止乎于情。大概就是那种看到了这个问题就有什么东西会跃于指尖写完了以后又有什么东西会沉回心间的感觉吧(诶,这算不算装文艺啊- -)

  然后看到大家的评论,都多多少少的激起了大家的一些回忆吧,大家有没有陪着这好菜小酌一杯呢?

  盐炒花生米。顾名思义,做法简单,但爷爷要吃热的,炒制温度和时间要把控好,花生皮过焦爆裂脱落可就不讨喜了。

  盐腌蟹肉,遇上白酒的辣,腥味瞬间被抑制,冰冰凉凉后的暖热,这样没有葱姜芥末柠檬汁等去腥的吃法,大抵也只有白酒能搭。

  如果你喜欢做菜,偶尔会想念那关于美食的点滴回忆,不介意答主随机更新,可以稍微关注一下(#^.^#)(好像没什么说服力额)。

  古龙这位醉死的老酒客是最有发言权的,其作品中关于下酒菜的内容,上至珍馐美味,下至路边小摊,都让人胃口大开,再饮三百杯。

  山西的汾酒当然是老的,菜也精致,光是一道活鲤三吃——干炸奇门、红烧马鞍桥,外加软斗代粉,就已足令人大快朵颐。——《陆小凤传奇》

  城里“上林春”的竹叶青和腊牛肉、五梅鸽子、鱼羊双鲜,都是远近驰名的,所以他们现在正在上林春。陆小凤是个很讲究吃,也很懂得吃的人。——《陆小凤传奇》

  “大三元的大裙翅、文园的百花鸡、西园的鼎湖上素、南园的白灼螺片”——《陆小凤传奇》

  桌上已摆好四碟果子、四碟小菜、还有八色案酒——一碟熏鱼、一碟熏鸭、一碟水晶蹄膀、一碟小割烧鹅、一碟乌皮鸡、一碟舞驴公、一碟羊角葱小炒的核桃肉、一碟肥肥的羊贯肠,还有个刚端上来的火燎羊头。——《陆小凤传奇》

  .能亲眼见到这么样一个人的风采,本是件很荣幸的事。可是陆小凤却宁愿能看到一碗已煨得烂透了的红烧鱼翅。鱼翅的火候煨得正好,酒也温得恰到好处,陆小凤拿起了筷子,正准备好好的吃一顿,却已看见一个紫衣佩剑,剑上悬着白玉双鱼的年轻人向他走了过来。他从心里叹了口气,知道又有麻烦要找上门来了,所以赶快趁这年轻人还没有走到面前的时候,先用鱼翅塞满了自己的嘴。——《陆小凤传奇》

  “今天中午我吃的是北方菜,一样是熏烧蹄膀,一样是熏羊肉,一样是三鲜鸭子,一样是锅贴豆腐,一样是虾子乌参,一样是五梅鸽子,另外还有一碗黄瓜氽丸子汤。”——《陆小凤传奇》

  陆小凤更愉快,他笑道:“今天你们都很乖,我请你们到‘三六九’去吃火腿干丝和小笼汤包去。”“三六九”的汤包小巧玲珑,一笼二十个,一口吃一个,吃上个三五笼也不嫌多。连陆大爷的狗都吃了三笼,可是他的管家婆却只能站在后面侍候着。——《陆小凤传奇》

  风鸡的滋味很不错。除了风鸡外,还有一碟腊肉、一碟炒蛋、一碟用上好酱油泡成的咸黄瓜。陆小凤足足喝了四大碗又香又热的粳米粥,才肯放下筷子。

  陆小凤心里在叹息,鼻子里已嗅到一阵香气,又是酸菜白肉血肠火锅的香气。热气腾腾的火锅,温得恰到好处的竹叶青。——《陆小凤传奇》

  陆小凤道:“我要吃红烧蹄膀、熏羊肉、三鲜鸭子、锅贴豆腐、虾子乌参、五梅乳鸽,再加一碗黄瓜片氽丸子汤。”——《陆小凤传奇》

  ..燕子和蝴蝶刚从小窗飞出去,叶灵又像是变戏法一样,从马桶里拿出一套崭新的衣服、一双柔软的鞋袜、一小坛酒、一对筷子、一个大瓦罐、一个大汤匙、四五个馒头,还有一束鲜花。陆小凤看呆了。无论谁也想不到一个马桶里居然能拿出这么多东西来。叶灵道:“燕子和蝴蝶是为了表示我们对你的欢迎,衣服和鞋袜一定合你的身,酒是陈年的竹叶青,瓦罐里是原汁炖鸡,馒头也是刚出笼的。”——《陆小凤传奇》

  这个人居然也没有去骚扰他,更没有用那双大铁靴去踢他,只不过从他背上一个包袱里,拿出了一大块卤牛肉,两只烧鹅,十七八条岭南师傅做的叉烧肉,一整只小肥猪,三四十个包子,七八十块猪油冰糖千层糕,摊起一大块布,把这些东西都摆上去,然后就坐在那里。真的就是那么样坐在那里,既不动手,也不动口,这么样一个大胖子,面对着这么一大堆好吃的东西,他居然就动也不动的坐着,只看,不吃。——《陆小凤传奇》

  桌上的四样下酒菜,一碟是松子鸡米,一碟是酱爆青蟹,一碟是凉拌鹅掌,一碟是干蒸火方,不但做得精致,而且都是陆小凤平时爱吃的。布下这陷阱的人,对陆小凤平日的生活习惯,好像全都知道得很清楚。酒是陈年的江南女儿红,泥封犹在,酒坛下还压着张纸条子:“劝君且饮一杯酒,此处留君是故人。”——《陆小凤传奇》

  “寿尔康”是蜀中一家很有名的茶馆,主人姓彭,不但是个很和气很会照顾客人的生意人,也是个手艺非常好的厨师。他的拿手菜是豆瓣活鱼、酱爆肉、麻辣蹄筋、鱼香茄子和鱼香肉丝。这些虽然都是很普通的家常菜,可是从他手里烧出来,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尤其是一尾豆瓣活鱼,又烫、又嫩、又鲜、又辣;可下酒、可下饭,真是叫人百吃不厌,真有人不惜赶一两个时辰的车,就为的要吃他这道菜。——《白玉老虎》

  无忌也知道这地方。他第一天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是在“寿尔康”吃的晚饭。除了一道非常名贵的豆瓣黄河鲤鱼外,他还点了一样麻辣四件、一样鱼唇烘蛋、一样回锅酱爆肉、一碗豌豆肚条汤。他吃喝得满意极了,却被辣得满头大汗,他还给了七钱银子小账——《白玉老虎》

  主人有两位,贾六、廖八;客人只有无忌一个。菜却有一整桌,只看前面的四冷盘和四热炒,就可以看出这是桌很名贵的菜。酒是最好的泸川大曲。——《白玉老虎》

  凤娘在准备晚饭的菜。风鸡腊肉、香肠都已经上了蒸锅,咸鱼是准备用油煎的。刚拔下来的萝卜,可以做汤,虽然没有鲜肉排骨,用咸鱼肉烧起来也一样很鲜。还有两条刚从池里捞出来的鲤鱼,她本来是想做汤的,可是后来想一想,还是清蒸的好。鲜鱼如果烧得太久,就会失去鲜嫩,不鲜不嫩的鲤鱼,就好像木头一样索然无味。如果是鲫鱼,她就会用来做汤了。配菜也是种学问。——《白玉老虎》

  只听他在厨房里叹着气说:“现在你开始数,从一数到一百二十的时候,就开始炼油,数到一百八十五的时候,就把这碗已经调好味的牛肉片下锅,用铲子炒七下,不多不少,只能炒七下,锅就要离火,你就要赶快把牛肉装到那个已经烤得有点温热的盘子里,叫个快腿的人送上去,这时候那盘火爆腰花已经不够鲜,不够嫩,也不够热了,刚好吃这盘蚝油牛肉。”他说话的时候,每个人都静静的听,连大气都不敢出。他停了停,才接着道:“蚝油牛肉并不是样名贵的菜,可是只有在这种普通家常菜里,才能显得出炒菜的人的真功夫,所以你功夫,火候,时间,都一定要拿捏得特别准,半点都差错不得。”他在厨房里面说话,躲在厨房外面的两位女人都听呆了。她们都吃过牛肉,可是她们从来没想到炒一盘牛肉还有这么大的学问。——《白玉老虎》

  .可惜他的胃口实在不好,所以他只吃了四个猪蹄,三只鸡,两大碗卤面,和一只跟他差不多瘦的香酥鸭子。最后当然还要吃点甜食,否则怎么能算吃饭?所以他又吃了十二个豆沙包子,六个猪油桂花千层糕,和三张枣泥锅饼。饭后当然还要吃点水果,他也只不过吃了十七八个香瓜而已。——《白玉老虎》

  唐缺道:“刚才我已经去打听过,民以食为天,对于这种事,我怎么能不关心?”大鱼大肉又堆满了一桌子,唐缺又在开怀大嚼。无忌实在不能想像,一个刚吃过那么样一顿早点的人,现在怎么能吃得下去。唐缺吃得下去。等到两只鸡都已变成骨头,一碗粉蒸扣肉也已踪影不见了的时候,唐缺才停下来。——《白玉老虎》

  唐缺又开始在吃第三只鸡。他吃鸡的方法很特别,先吃胸脯上的死肉再吃头和腿,最后才吃翅膀和脖子。因为鸡的翅膀和脖子活动最多,所以肉也最好吃。最好吃的部分,当然要留到最后吃。——《白玉老虎》

  小鱼儿也不说破,傍晚时到了剑阁,找了家客栈投宿,小鱼儿道:“大麴酒配麻辣鸡,虽然吃得满头冒汗,但越吃却越有劲。”——《绝代双娇》

  .神案上还有个特别大的酒葫芦、两只半薰鸡、一大块牛肉、一串香肠、一堆豆腐干、一堆落花生。——《绝代双娇》

  他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道:“先来四个凉菜、棒棒鸡、凉拌四件、麻辣蹄筋、蒜泥白肉,再来个肥肥的樟茶鸭子、红烧牛尾、豆瓣鱼……”——《绝代双娇》

  现在,已经是第五天了。晚饭的菜是笋烧肉、香椿炒蛋、芙蓉鸡片、爆三样、一大盘熏肠和酱肚,一大碗小白菜氽丸子汤。今天在厨房当值的,是北方的大师傅。——《萧十一郎》

  桌上摆着五盘菜:蟹粉鱼唇、八宝辣酱、清炒鳝糊、豆苗虾腰、一大盘醉转弯拼油爆虾是下酒的,一只砂锅狮子头是汤。今天在厨房当值的,是位苏州大司务。——《萧十一郎》

  桌上也已堆满了酒菜。心心道:“今天的菜是我准备的,有肥鸡烧鸭子,云片豆腐一品、燕窝火熏鸡丝、攒丝锅烧鸡一品,肥鸡火熏炖白菜一品、三鲜丸子一品、鹿筋炖肉一品、清蒸鸭子糊猪肉一品、炒鸡一品、燕窝鸭条、鲜虾丸子、脍鸭腰、溜海参各一品、外加鸡泥萝卜酱,肉丝炒翅子、酱鸭子、咸菜炒茭白、四碟下酒菜、还有野鸡汤一品、油酥茄子一品,粳米膳一品、竹节卷小头一品、蜂糕一品……”——《萧十一郎》

  他突然将桌上的一海碗鱼翅,一海碗丸子,一海碗燕窝鸭丝,全部泼在地上,在三个碗里倒了满满三海碗酒。——《萧十一郎》

  金菩萨就笑眯眯的叫她退下去,一个时辰后,红红再回来的时候,身上还是穿着很鲜艳的红衣服,脸上还是抹着脂粉,但却是坐在一个大银盘子里,被人捧上来的,捧到桌上。因为她已被蒸熟。——《萧十一郎

  只见一张素笺上,写着好一笔“灵飞经”,写的是:“红焖冬笋,汉罗斋,发菜花菇,翡翠菜心,笋尖冬菇豆腐羹。”四菜一汤之外,他居然还要三斤上好的竹叶青,堂堂的少林寺,好像真被他当成京城的素菜馆子了。——《多情剑客无情剑》

  现在,已过了一年多,每天晚上他还是坐在角落里那张桌子上,还是要一碟豆干,一碟牛肉,两个馒头和七壶酒。——《多情剑客无情剑》

  她的语声忽然顿住,因为她已嗅到一阵酒菜的香气,随风传来,这种味道在深山中自然传播的更远。李寻欢道:“炸子鸡、红烧肉、辣椒……还有极好的陈年花雕。”——《多情剑客无情剑》

  当铺的斜对面,就是家老广开的烧腊店,做的烧鸭和脆皮肉都不错,隔邻还有酒卖。你当来银子后,就先买两只烧鸭、五斤肉、十斤酒,赶快送回来,我已经饿得很了,而且烧鸭冷了也不好吃。当铺的斜对面,就是家老广开的烧腊店,做的烧鸭和脆皮肉都不错,隔邻还有酒卖。你当来银子后,就先买两只烧鸭、五斤肉、十斤酒,赶快送回来,我已经饿得很了,而且烧鸭冷了也不好吃。——《欢乐英雄》

  我每天只要吃两小碗珍珠粉拌饭,再加上一点海鲜,几片水蜜桃就够了;没有水蜜桃,哈密瓜也行。——《欢乐英雄》

  .麦老广是个小饭铺的名字,也是个人的名字。“麦老广”的烧腊香,据说可以将附近十里之内的人和狗全都引到门口来。——《欢乐英雄》

  郭大路很快就回来了,而且大包小包的带了一大堆东西回来。小包里是肉,大包里是馒头,最小包里是花生米。既然有花生米,当然不会没有酒。没有花生米也不能没有酒。——《欢乐英雄》

  鸭子烤到现在,正是时候。郭大路撕开只鸭子,正待放怀大嚼。忽然间,七八块指头般大小的翡翠从鸭肚子里掉了下来。每个人的眼睛都圆了。再撕开鸭子,肚子里装的是玛瑙。三四十只鸭子,倒有十来只肚子里是装着东西的。——《欢乐英雄》

  每座帐篷前,都起了一堆火。火上烤着整只的肥羊,用铁条穿着,慢慢地转动。一个精赤着上身的大汉,正将已调好的佐料,用刷子刷在羊身上,动作轻柔而仔细,就像是个母亲在为她第———个婴儿洗澡一样。烤肉的香气,当然比花香更浓。早餐的桌子上也有肉。——《欢乐英雄》

  只见四条精赤着上身的大汉,抬着条香喷喷的烤骆驼进来,龟兹王手持银刀,割开了骆驼肚子。骆驼肚子里竟还有条烤羊。羊肚子里又有只烤鸡。这正是大漠之上,最为隆重丰富皇宫的盛宴,龟兹王剖开鸡腹,以银刀挑出个已被油脂浸透了的鸡蛋,捋须大笑道:“此蛋最是吉祥,从来都只有贵客才尝得到的,今日婚典吉期,更是非同寻常,吃了这吉祥蛋的贵客,非但大吉大利,而且下次做新郎的就必定是他。”——《楚留香传奇》

  三个人喝了两杯酒,胡铁花又忍不住道:“现在若是有江北的大虾米,和金华火腿脚爪来下酒,这地方就简直像是在天上了,只可惜……”他话还未说完,锦垫下又有个抽屉弹了出来,里面不但有江北的大虾米,金华的火腿,还有福州糟鱼、福州烧鹅、海宁海臭虫、无锡肉骨头、长白山的梅花熊掌……总之,只要你想得出来最好吃的下酒菜,这抽屉里就有。——《楚留香传奇》

  气锅鸡、红烂鸭、狮子头、清蒸鱼……这些都是要讲究火候的功夫名菜,梁妈想必已准备一整天了。但这些菜现在却还是原封不动的放在桌子上,因为桌上只剩下了两个人,而这两人连一点吃菜的意思都没有。客人并没有走,走的反而是主人,每个人走的时候,都有一套很好的理由,虽然谁都听得出那些理由是编的。——《楚留香传奇》

  胡铁花道:“有一天我得了两坛好酒,就去找“快网”张三,因为他烤的鱼最好,我记得你也很爱吃的。”楚留香笑道:“不错,只有他烤的鱼,不腥不老,又不失鱼的鲜味。”——《楚留香传奇》

  船头上放着个红泥小火炉,炉子旁摆满了十来个小小的罐子,罐子里装着的是各式各样不同的佐料。炉火并不旺,张三正用一把小铁叉叉着条鱼在火上烤,一面烤,一面用个小刷子在鱼上涂着佐料。他似乎已将全副精神全都放在手里这条鱼上,别人简直无法想像“快网”张三也有如此聚精会神、全神贯注的时候。——《楚留香传奇》

  老家在江浙一带,有机会得空便会回去,那边人吃饭必喝酒,无论青壮年还是老人,吃饭皆先饮酒,一筷子菜一口酒,吃的从容不迫,津津有味。至于饭不过是酒过三巡填饱肚子所用,随便就一点菜,一会就好。

  人生对于滋味二字印象深刻便是从那而来,可以下酒的菜有很多,比如酒闷肉,上好的五花肉用酒,酱油,糖烧制而成,期间不加一滴水,酱色浓郁,甜香醇厚,倘若卧几个蛋几张豆皮进去,吸足了汤汁,一口下去酣畅淋漓。还有清水煮虾,一点大的河虾,须长,壳硬,有虾子,加以葱姜蒜,清水稍煮,吃的是小鲜大滋味,酒水辣口,河虾鲜脆,人自微醺不醉。还有梅菜扣肉,大块五花肉飞水过后,入油炸至外皮酥脆,肉有酱色,加之以剁碎的梅干菜,在大碗内铺好,肉切成薄片,加以酱油,大火猛蒸,肉酥软醇香,梅菜软烂入味,花雕的醇香不醉,白酒的浓烈滋味,舌头都化在了菜里。再有爆炒黄鳝,吃的是爽滑嫩鲜,镬气十足,下酒菜的回味悠长如同酒水的绵延不绝,一波又一波,渐入佳境。

  在北方,这里人喜欢大口肉细细吃,酒水自然如同大块肉穿肠而过,图的是爽快滋味,水煮鸡,大煮羊肉,爽快利落,只需要一点盐巴,直接用手撕,多辣的酒都不打紧。还有酱牛肉,牛腱心在老卤里久久浸煮,卤香渗透,肉的滋味又反哺老卤,成了传家宝一般,肉卤好要摊凉了切,为的是肉的整爽,横着肉的纹理,飞成薄片,入口筋肉分明,卤香浓厚,最是适合下酒,一个人吃个一斤多再来二两酒,自然话头已开,性质渐浓。还有便是爆炒鸡,把鸡肉切成二厘米见方,放大象,姜粉,花椒腌制,油温不高,入油至外皮酥脆,另起一锅,大量花椒,辣椒煸炒出味,放入炸好的鸡肉大火翻炒即好,肉外脆里嫩,麻辣鲜香,吃的是带骨肉的滋味,吃的细吃的香吃的下酒,三五对坐,边吃边喝边聊,人情冷暖世事不易,都在其间。

  可惜自己不胜酒力,稍饮即醺,往往吃的多喝的少,也可惜正值年少,本是欲买桂花同载酒,却终究没有那种心态与风流。

  木耳发开,黄瓜去皮,猪头肉切薄片,圣女果去皮切成一半,蒜泥,辣椒面放在上面,热菜油油泼,然后将醋入锅,炝后倒入菜里,加入盐,生抽,一点花椒油,凉拌。

  下酒菜下酒菜,不区分酒怎么判断菜的好坏,当然了,无论什么搭配,随性就好。

  喝啤酒,如果是淡啤酒,如大梁山,千岛湖,南昌啤酒等,适合夏季宵夜漱口,如麻小,如辣炒花甲,口味鸡,水煮鱼,水煮牛肉等,便于在搽汗之际,冰爽刺激。

  如果是稍微口重一点的啤酒,如老雪,原汁麦,白宝鸡,就得点炭火燎烤的吃食,或羊肉串,肉筋,石板烤鱼,牛胸口,金蝉,小土豆,小瓜,年糕等。

  如果是要大开大合,拿起夹子,直接肉排,五花,牛肉,这些在铁网泥炉上烤的适合冰镇来喝的酒,不管是清酒,还是伏特加,冰镇后配这种烧烤最佳,特别这个烟燎的味道,我还是喜欢1L的double黑牌。

  盐水虾,蒜泥毛豆,或者葱姜味的海鲜,适合加糖的黄酒,淡水鱼以及河鲜类的清蒸做法更适合温热黄酒。

  洋葱木耳黄瓜加破开的圣女果凉拌,肘子加葱丝蒜泥一炝,在吃完几碗臊子面后,有重油暖胃,这几个小菜才能抵挡西凤酒的悍烈。

  若能不惧西风冽冽,天山雪冷,开锅羊肉撒洋葱手抓,配伊力特或者肖尔布拉特,如果要是椒麻鸡,让辣椒,就得红乌苏。

  去成都,街边小饭店都喜欢做一些泡酒,梅子酒,柠檬酒,记得当年刚到成都就遇到三个惊艳的感觉,街头一位骑红色杜卡迪的美女,柠檬酒,还有卤味兔头,成都的下酒菜绝对是最注重色和味的,利刃切的大薄片的猪脸猪嘴,斜刀片出来的红油耳片,酒的话我还是喜欢柠檬泡酒,那种感觉就好像遇到一位婀娜女子,张口一味川普,柔媚中带有豪爽。

  川渝美食多样,其中吃盐帮菜,非得丰谷酒不可,盐帮菜饭店做的较为重口,丰谷酒比较顺,相对比较调和。

  如果穿行在云贵高原,各种菌类,以及重口味的饮食,什么竹虫,烤臭豆腐,菌汤以及各种不同的酸味锅子,什么干巴之类,味道层次变幻莫测,此时则需要米酒或者纯粮酒,记得在普者黑,一桌美女姐姐作陪喝酒,包谷酒糯香带甜,中间酒到酣处,对对山歌,真的是快乐。

  贵州茅台酒就不说了,其实最配的是淮扬菜,就好像交响乐和重金属的组合,荡气回肠。

  广州的双蒸和桂林三花这些个酒,配白斩鸡,酿豆腐,蛤蜊蒸蛋,椒盐虾菇,饭不宜饱,此酒能步步登高。

  金门高粱,最佳的就是新鲜的章鱼白灼,或者杂鱼煲,或者膏蟹鲜虾,如果有碗面线下肚或者卤面垫底,你浓我淡,其实都是求一味,鲜爽。

  江西鸭肥,曾经有师弟从家里带来的煮熟的鸭子因为太肥,没人吃,让我一瓶四特,就给吃完了。

  山东让人羡慕,有山有平原有海有河,除了芝麻香的景芝,剩下的搬倒井之类的大多低度酒,而且越来越多的喝江苏的酒,此类宴席,羊肉、野味,金蝉、蚂蚱、河虾都是下酒菜。

  北京北京,念着的就是那廊坊二条胡同里面爆肚和涮肉,别管什么散白便宜不便宜,爆好的肚仁嘎子脆,现在炉肉不好买,白切羊头肉好像也不太多,记得唐鲁孙写的大酒缸那种豪饮,现在也就是牛二涮肉,糙啤脏串,也就是本土和外来文化的融合。

  上班无聊刷知乎突然刷到这个问题,强行回答一下说起来这个月世界杯,看球时感觉离不开啤酒,喝啤酒又离不开一点下酒菜世界杯=啤酒+香辣小吃+你+我+不用上班!=完美!但是!


万赢体育
网站地图 人才中心
Copyright © 2006-2019 YONGHUI SUPERSTORES,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中路436号 消费者服务热线:4000601933 公安机关备案号 35010202000593 法律顾问:通力律师事务所 翁晓健、张洁律师团队本站由万赢体育建设维护